🔥彩东方心经_腾讯财经

2019-08-21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1 08:31:23

-|  两天以后,花姑已经完全康复如初了,完全地恢复了往日的青春朝气。-|  因为腹泻,淋了雨,还有高烧,姑娘一连昏睡了三天,今天总算好了一些,烧也有些退了,有了基本的意识。-|-她又环顾了一下屋子的周围,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原来是面前的老张救了她。-|-穿着一件破旧的棉袄,红花的,露着棉絮,因为淋了雨,浑身湿漉漉的。-|-  曲先生和曲夫人是证婚人。-|-”老张回答。-|-  酒,只倒了两杯,曲夫人和花姑不喝酒。-|-虽然心里早就想过再娶一个媳妇的事,而且充满了渴望,但是,他从来就没有敢把再娶媳妇当做一个简单的事儿。|-  不一会,花姑就洗完了。|-多么好的一些人啊,就像是亲人一般!既然老张大哥能够留下,那我也一定也行,她想。|-

-||-  “恩人······”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,都是老张大哥在照顾自己,姑娘的心里充满了对于老张的感激。-||-”  花姑执拗地跪在地上,就是不起来,央求着:“大哥,请你行行好,留下我吧。-||-  老张充满了关切:“不要害怕,不要害怕,我不是坏人。-||-  吃饱了饭,花姑的精神马上恢复过来,脸上也充满了红润,病好像一下子就减轻了许多。-||-

-||-现在,自己背井离乡,儿子下落不明,到现在也不知道死活。-||-

-||-  闺女仍旧昏迷着,因为发烧,盖着老张的被子,本能地蜷缩着身子,打着寒颤,嘴里说着胡话,喊着她的母亲。-|-没有点炕桌上的油灯,老张在厢房里就着黑,摸摸索索地起了炕,开始穿衣服。-|-小溪是一条山溪,从南部的山中流来,清澈透明,清冽甘甜,是周边居民的饮用水源。-|-  “我看行。-|-脸色虽然苍白,但是非常俊俏,啊,原来是一个闺女!他用一根手指试了试闺女的鼻息,呼吸微弱,但是还活着。-|-

-|老张得遇天上掉下的大喜事,一下子捡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,高兴万分,连喝了六七杯。|-

-||-老张隔着门,向曲先生叙说着在门口昏倒了一位闺女的事,看样子可能不是本地的。-||-一共三口人吃饭,用不了多少时间。-||-“  几天来,姑娘一直昏迷不醒,迷迷糊糊之中的拉屎撒尿,已经没有了清晰的记忆。-||-”花姑望着他,回答道。-||-

-||-我出去。-||-

-||-生命的脆弱,命运的多舛,已经让她完全屈服。-|-  “没有事,没有事,都是苦命人。-|-再说,都是一些小事,举手之劳,也费不了多少功夫。-|-她的情绪非常激动,大滴的眼泪,从她漂亮的眼角滑落。-|-不要这样。-|-

-|主家两口子也很是着急,曲先生赶紧披上衣裳,打开门,和老张一块来到了东厢房。|-

-||-现在是初夏季节,天气已经不冷,晚上居住没有问题。-||-“进、进来吧。-||-  知道闺女醒了,曲先生很是高兴,也从前面的门头房进到后院里,走进东厢房,来看闺女。-||-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没日没夜的,只要是曲先生吩咐,只求有口饭吃。-||-

-||-因为自己睡觉的炕让姑娘占用了,老张自己没有了住处,征得曲先生同意,他就在西厢房里用木板临时搭了个床铺。-||-

-||-花姑脱下曲夫人送给她的不大合身的一件丝绵的夹袄,又脱下了贴身的小内衣,裸露着上身。-|-没想到,花姑竟然一口答应了:“行,行,我愿意嫁给张大哥,我愿意嫁给我的救命恩人,我愿意!”她几近喊道。-|-曲先生不胜酒量,仅仅喝了三四杯,脸上就红扑扑的了。-|-  迷离、羞怯的花姑,散淡、幸福地坐在炕边。-|-没有点炕桌上的油灯,老张在厢房里就着黑,摸摸索索地起了炕,开始穿衣服。-|-

-|三天以来,喝水喂饭,生火煎药,端屎端尿,还给你洗了脏臭的衣服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|-

-||-三天以来,喝水喂饭,生火煎药,端屎端尿,还给你洗了脏臭的衣服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-||-没有点炕桌上的油灯,老张在厢房里就着黑,摸摸索索地起了炕,开始穿衣服。-||-在大清的土地上,两个外国鬼子打了起来,争夺的是在中国的土地和权益,还殃及大清的百姓,这上哪儿说理去!  生活有了着落,有了安身之地,老张的心里特别地满意。-||-其它照顾闺女的事,比如生火煎药,喂药喂饭,为闺女动弹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-||-

-||-两个人有一些拘谨,花姑更是充满了羞怯,虽然她没有喝酒,脸上仍旧是红扑扑的,就像是抹了胭脂。-||-

-||-肯定是从辽东那边躲避战火逃难过来的,可怜的闺女!你们是义举,诊费、药费就免了。-|-  老张又去到灶房,点燃了锅灶,倒进去一满桶水,把水烧开以后,然后舀进木桶里,提进了厢房。-|-他不经意间,端详了一下姑娘,猛然发现,还真是一位漂亮的闺女!虽然破烂衣衫,有着憔悴的病容,浑身污垢,也没能掩盖住闺女端庄秀美的容颜。-|-她心里所恨的,是老毛子,是日本鬼子,是他们无缘无故地蹂躏了她的家乡,霸占了她的村庄,使她流离失所,母女分散,几近丧命。-|-没有嫁妆,没有亲人,没有仪式,只有曲先生和曲夫人,分别赠送了他们几件尚新的衣裳,当做了他们的婚衣。-|-

-|他没有想到,在这个世界上,竟然还有一个与自己的遭遇几乎完全相同的人。|-

-||-“谁啊?”主家夫妻已经醒了,但是还没有起床,区先生问道。-||-  “嗯。-||-”花姑怯怯的对老张说。-||-最后,经不起埋藏在心底、压抑多年的渴望,他竟然莫名奇妙地点了点头。-||-

-||-曲先生才是这里的主家。-||-

-||-她举目无亲,能到哪儿去呢?去锦州,去投奔舅舅?锦州那么大,她又没去过,又能到哪儿去找到舅舅?这二三十天的惨痛经历,真的是太可怕了!一个年轻姑娘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到处充满了危险,恐惧,饥饿,寒冷,孤独,尤其是生病的那些天,几乎死去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她完全崩溃了。-|-主家两口子也很是着急,曲先生赶紧披上衣裳,打开门,和老张一块来到了东厢房。-|-但是没有澡盆,只有脸盆,而且在曲先生正房的屋檐下。-|-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,你看如何?”  老张瞪大了眼睛,没有听明白曲先生的话,满眼都是问号。-|-这里是千山的毕家屯,是曲先生的家。-|-

-|  酒,只倒了两杯,曲夫人和花姑不喝酒。|-

-||-姑娘一见老张慌乱的神情,赶忙止住了眼泪,又笑了起来:“谢谢大哥,谢谢曲先生。-||-老张与花姑素不相识,又是一个年轻闺女,他必须避嫌。-||-每到这个时候,因为不方便,他就会去央求曲夫人,让曲夫人进行帮助,辅助一下闺女。-||-他又让老张从院子后面的菜地里,采了一把一扎高的小白菜,素炒了一大盘。-||-

-||-  曲先生让老张先在柜台里一等,自己一个人去到了后院,来到了东厢房,见到了还在地下跪着的姑娘。-||-

-||-没想到,花姑竟然一口答应了:“行,行,我愿意嫁给张大哥,我愿意嫁给我的救命恩人,我愿意!”她几近喊道。-|-  两天以后,花姑已经完全康复如初了,完全地恢复了往日的青春朝气。-|-这里面有着一个非常简单的因果关系,是他们救了她,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她感激他们。-|-见到闺女的衣服臭烘烘的,没法穿了,他就央求区夫人,把花姑的衣服脱下来,暂时换上了区夫人拿来的衣服。-|-沐浴之后的花姑,就像是一个仙女一般。-|-

-|  老张有些蒙了,不明白姑娘为何突然如此,有一些手足无措。|-